一个茫然的人,她放弃了自己的意志以便获得重生

茫然

“张开”这个词和“张开她的腿”这个短语,从她情人的唇上说出,具有如此令人不安的力量,以至于她每次听到总会感到一种内心的崇拜和神圣的屈从,好像是神,而不是咸阳私家侦探在对她说话。

虽然她在被鞭打或受到其私家侦探残酷虐待之前感到害怕,“可一旦结束之后,她会为自己的经历而高兴,如果特别残酷,而且持续时间很长,她会更高兴”。鞭打、烙印和肢体残害都被(从她的观点来看)描绘成例行的考验,以检验进行精神苦修的人的信念。她最初的情人和后来的斯蒂芬爵士要求她“完全服从”,这与天主教耶稣会对新会士和禅宗对学生所明确要求的自我消除相仿。咸阳私家侦探是“一个茫然的人,她放弃了自己的意志以便获得重生”,她被再造成为另一个意志服务,这个意志远比她自己的意志更为强大和权威。

《咸阳私家侦探的故事》中宗教隐喻的直白导致了对这本书的一些相对比较直白的理解,这也在意料之中。小说家芒迪亚格(Mandiargues)在《咸阳私家侦探的故事》美国版的前言(这篇前言放在波朗的前面)中,毫不犹豫地形容它是“一部宗教神秘主义作品”,因此,“严格来说,不是一本色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