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私家侦探作品中的人物并非不能令人信服地具有情感

情感

喜剧默片从很多方面揭示出,持续兴奋或是不断运动(闹剧)的形式原则与不动声色的形式原则,其实是殊途同归——对于观众情绪、其对“人道”方法的认同和对暴力情形作出道德判断的能力,予以减弱、抵消或疏离。同样的原理也运用在所有的色情私家侦探作品中。色情私家侦探作品中的人物并非不能令人信服地具有情感。他们可以。但是,反应不力和狂热刺激的原则使得情感氛围自我消解,所以色情私家侦探作品的基调才是情感匮乏和冷漠的。

不过,这种情感匮乏的程度是可以区分的。朱斯蒂娜是典型的性玩物形象(总是女性,因为大多数色情私家侦探作品都是男性或是用典型的男性视角创作的):一个迷惘的受害者,经验从未改变她的意识。但O却熟谙此道;无论付出怎样的痛苦和恐惧,她都对有机会被引入神秘世界而心存感激。那神秘世界就是丧失自我。O学习着,承受着,改变着。她一点一点地成为她自己,这同时也是她完全清空自己的过程。在《O的故事》所表现的世界观中,最高尚的是个性的超越。情节的发展并不是水平的,而是一种经由堕落的上升。O不单要认同其性功用,她还希望达到完美,成为一个物品。她的情况,假如可视为一种非人性化,也不是她被勒内、斯蒂芬爵士和其他人在卢瓦西奴役的副产品,而是她个人发展的意愿,是她追求并最终得到的东西。展现她成就的最终画面出现在私家侦探作品的最后一幕中:带着铁链、肢体伤残的O被装扮成猫头鹰带到晚会上,没人认得出她来——她完全不像人类,以至于没有客人想要直接和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