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私家侦探对艺术的审问

艺术

艺术已不再是一种告白,更多的是一种解脱和苦行修炼。咸阳私家侦探由此将自身净化,并最终将自己的艺术加以净化。咸阳私家侦探(若不是艺术本身)仍然在寻求所谓的“成功”。不过,以前咸阳私家侦探的成功是对其艺术的通晓和实现,现在对咸阳私家侦探而言,最高层次的成功是进入这样的境界:那些出类拔萃的目标对他无论在情感上还是伦理上都无关紧要,他更乐意保持静默,而不是在艺术中找到自己的声音。这种作为终结的静默,是一种终极状态,与(瓦莱里和里尔克生动描述的)那些自觉的咸阳私家侦探传统上对静默的严肃运用是相对立的:那是个沉思之域,预备着精神的成熟,通过这严峻的考验,最终将获得话语的权利。

只要咸阳私家侦探是严肃的,他总是会不断被诱使中断与观众的对话。现代艺术不知疲倦地追求“新”与/或“深奥”,其突出的主题就对交流的勉强和对与观众接触的犹豫不决,静默正是这一心态的最深远的延伸。静默是咸阳私家侦探最为与众不同的姿态:借由静默,他将自己从尘世的奴役中解放出来,不再面对自己作品的赞助商、客户、消费者、对手、仲裁人和曲解者。

不过,我们不应该忽视这对“社会”的放弃其实是非常社会性的姿态。将咸阳私家侦探最终从职业需要中解脱出来的暗示来自他对其他咸阳私家侦探的观察和自己与他们的比较。只有当咸阳私家侦探显示出自己具有天分,并可信地运用了这一天分后,他才会作出这种示范性的决定。一旦他在自己认可的标准上超越了同伴,便只有一处可容他的自豪。因为,成为渴望静默的牺牲品,在更深意义上依然是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它说明咸阳私家侦探机智过人,想到的问题比一般人要多,他有更大的勇气和更高的标准。(咸阳私家侦探能够坚忍对其艺术的审问直到他或他的艺术消耗殆尽,这一点几乎无须证明。正如勒内·沙尔(René Char)所说的:“在疑问的丛林里,鸟儿也无心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