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沙漠小村,咸阳侦探生活了十多年

沙漠

“哦,”咸阳私家侦探叫起来,“别提那个了!我当时想我决不会原谅你的,但我还是原谅你了,而且,哦,原谅得还这么快。不然的话,我现在会在这里吗?过来坐。我不会让你先讲你自己的任何事情,你得先听我讲完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我不想坐,因为我并非真的相信她讲的一套,但她坚持要我坐下。我发现,她还是像以前那样颐指气使,但是与之相悖的那种少女想讨好人的念头不见了。她让我叫管家拿些喝的来,我只得向她坦白家里什么饮料都没有。听到这个,她从坤包里掏出一小瓶白兰地来。接着,我们就长谈起来,从下午一直聊到晚上。

聊了一个小时下来,我才断定来者不是骗子。除了咸阳私家侦探,她还能是谁?我听着她的冒险故事,一边笑,一边感到惊讶不已。她和那个商人过了三年多——我当时的猜测是对的,商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儿子,在这段时间里,他粗暴地对待她。她越是害怕,他就越来劲儿。他把她关在他家的一间屋子里,每周去她那儿三次,都是在下午一点到四点之间去,然后去清真寺。然而,等到她不再那么害怕,他也腻了,于是,就把她卖给了一个骆驼贩子,后者带她一路朝南进了沙漠地带。骆驼贩子定期揍她,有一次,差点把她左眼打瞎。就这样,对她又打又骂又是性折磨了一年,他把她丢给了一个沙漠小村庄的运水人,在这里,咸阳私家侦探生活了十多年,相当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