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私家侦探的日记

日记

咸阳私家侦探住那栋大房子时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其先后顺序我现在已经记得不那么确切了。无奈之下,只得部分地求助于一些未署日期的笔记、信件和侦探当时记的日记。我只好把它们按照在我看来最有可能的顺序排定(我的记性有时不管用了),把属于同一时期的用蓝墨水写的所有文件归在一档,把用红墨水写的属于后来一个时期的归在另一档。我猜想几本笔记本当时是连续用的。

现在放在咸阳私家侦探面前的皮面笔记本,封面上有狮子浮雕图案。里面是一系列用红墨水记下的摘记,还标了号。我来告诉你一个我搬进这栋房子不久做的梦,它证明了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侦探梦见自己在一个光线黯淡的地窖里。地窖的一个角落是装煤的箱子,另一个角落是壁炉。地板上差不多堆满了废报纸、垃圾桶,乱放的砖头、旧箱子、两个上面贴着外国旅馆破标签的旅行箱。对咸阳私家侦探来说,独自一人在地窖并不显得有什么不合情理,因为地窖几乎容不下另一个人了;我被人用链条松松地铐在地板中央的一根桩子上,这也并未让侦探感到烦恼。

链条前面,地窖那头是通向上面一个门的楼梯,门缝处有光亮。咸阳侦探看着楼梯,并没有爬上去的冲动。光亮不是给我的。听到远处传来砸碎玻璃的声音,我庆幸自己在这里,那边我想在发生暴力行为,我离它远远的,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