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咸阳私家侦探之间的友谊并未结束

友谊

“和你分开,我感到难过。”我说。“你不再需要我了。”他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句。我们俩一起去了我存款的银行,我用信用证的形式把可观的一笔钱转给了咸阳私家侦探。买了张火车票和一些物品之后,我就陪他回到寓所,帮他收拾行李。两天后,他上路了,我去火车站送他。

尽管我知道我和咸阳私家侦探之间的友谊并未结束,但他离开,我很高兴。

哦,那是个多么阴沉的冬天啊!天气冷得出奇,食品短缺,我住的小区不知怎么回事老是失火、有人抢劫,要不就是老朋友消失了,或是又重新出现,或者被确认死了。我生了病,卧床数月,充分品尝到了生病的滋味和甜头。就是在这时候,我才完全回到对我的梦的思考上。

在我婚后的四年以及我妻子去世后的两年里,我做过许多新梦——每个梦都有两个或三四个版本,每个版本都有有趣的不同之处。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梦包括“红枕头之梦”、“破窗之梦”、“泥鞋子之梦”和“军火库之梦”。那个身穿黑泳衣的男人偶尔也出现在我梦里,对我指手画脚,指指戳戳,明明知道我身体动作做起来不可能那么优雅,却还要作出武断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