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咸阳私家侦探决斗

决斗

下面是我和咸阳私家侦探之间的最后一次谈话。哦,不,是两次。时间是在我妻子死后一年半。引自我的一则日记。十二月五日。今天,走在去见咸阳私家侦探的路上,我特别希望能做成一件什么事情,因为近来我们的会面总是不了了之,没任何结果。

我想到了暴力行为,因为和咸阳侦探争论不可能有什么令人满意的结论。每次争论起来,他都是占上风。

我想到了告发他。我可以去警察局,告发他参与了黑市投机活动,还与党卫军上校有瓜葛,我还要告发他和我开玩笑时不经意间讲出来的其他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够这样去做。可我真的认为咸阳私家侦探被关进牢房,倒是便宜了他。

多么希望这个国家依然保留着决斗这一既体面又愉快的习俗!那样,两个互相并不仇视的绅士之间的争执、或者不愉快,就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了。我边走,边想像着这场决斗,但是,我找不到适合我们的武器——是用剑?用手枪,还是动刀呢?我们向来以言辞为武器,这一武器伤我会比伤他更厉害——以下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我们的决斗就是如此。